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怀柔文艺
亲历.见证
2019/4/25 8:42:19  来源:简素

    身体和灵魂,总有一个要在路上。与我而言,十几年“单位人”,身兼数职,在路上不停地负重奔忙。某一天,穿梭在鳞次栉比的楼群间,突然,不知身在何处。刹那恍惚间,我遇见另一个自己:“她瞪着的眼睛的视线,就知道明明是向我走来的……全不像四十上下的人她分明已经纯乎是一个乞丐了。”日头灼灼,灵魂找不到归宿的痛裂感再一次袭来,我俨然是行走在现代时空里的祥林嫂了。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与人与事、与爱情、与生命中所有的际遇和缘合。

“您好,是李灵同学吗?您被老舍文学院录取了……”清纯甜润的女声一下子把我拉回到学生时代。

接到录取通知书那一刻,有欣然、充盈、期冀,甚或些微惶惑,一时间五味杂陈。这一场来之不易的灵魂回乡与生命反刍的学业让时值中年的我翘首踵。

站在初夏的起跑线上,我迎来身心充电新模式。回归课堂,与其说轻松着将繁忙切换至学习状态,到不如说欢喜着把灵魂寄放在文学的殿堂里,沐浴圣辉荡涤尘埃。

开学典礼上,北京市文联党组书记沈强提出殷殷期望;结业仪式上,党组副书记程惠民、副院长王升山、班主任周敏为学员们颁发结业证书。刘恒、刘庆邦、白烨、贺绍俊、白延庆、李林荣、徐则臣、李云雷等多位文学导师为学员授课。

那些掏心窝子的“干货”在师生间产生强烈的情感共鸣。师生间相互理解、接纳、相互激励。师生彼此走进“你”“我”,用心交流,用心感受,自由展现各自的情感与理性、直觉与思维、意义和知识,创造精神领域的共识和共在。

讲台上导师讲得每一个字、词、句,或是一个标点符号,甚或是一个眼神、手势、浅笑或叹息,我都恨不能记下来,深深铭记心间。

 

对文学钟情源自幼年阅读的《红楼梦》绘本以及《安徒生童话》故事。从南到北辗转坎坷的人生履历,停停走走,对文学的爱从未改变。每每在纸页空白处用一些词句填充消纵即逝的感想;每每在稿纸上大幅篇章释放心情;每每挑出最满意的文章,反复誉写,再三斟校,虔诚投递……接下来,便是牵肠挂肚期盼。也曾石沉大海杳无音信;也曾白底黑字的灿然回馈。

迫不及待地展开散发着油墨香味刊物,迫不急待地搜寻自己的名字,迫不及待在字里行间里找寻,每一个字都是笑脸,也都是泪点……从少年到中年、青丝到白发,寒来暑往,痴情而癫狂,只为心中一份至爱,一种灵魂的寄托,一个对于文学的信仰。

这一路的坎坷漫长,我们终于又一次遇见,我的眼中怎能不氤氲升腾。“深呼吸”几口千年古刹四周的空气,槐花正香,蔷薇正浓。

 

“文学就是坐在篝火边讲故事的那个人……”刘恒院长的话娓娓萦耳,恰似云端飘来一曲濯涤灵魂的梵音,化开心中所有牵牵绊绊。坐在这里,阳光透过窗帘洒在身上。此刻我仿佛是池中一朵莲花,颌首微笑,心香脉脉。

 

那一年,改革的浪潮袭卷了江淮南岸的城市。

一个拥有影院、医院、学校、分厂的国企,一个养活近万名职工的大厂,说解体就解体了。在声声叹息和眼泪中,下岗、失业、买断等字眼,犀利刺耳,子弹一样击碎职工们手捧着“铁饭碗”。梦被拦腰截断在父母的中年,那一年我刚刚结束学业,在“红得发紫”的单位实习。才开始便结束,我选择远离双亲,独自流浪。

那一日,我站北京天安门广场上,仰望星空。梦想这个城市可以让我放飞生命,梦想过了这一夜,一觉醒来,一个丑小鸭可以华丽转身。梦想我的笔记本里,那一粒粒种子,如吮吸着春雨的麦苗一样,旺盛拔节、自由生长。然而总要生存,仰瞻文学之间还要俯身世俗。许多年我与柴米油盐、与晋级升迁等俗事纠缠不清,周旋与各种人情往来不堪其扰。

 

每当夜深人静,我常常忆起一间教室。二十年前,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进修班上,同一朵莲听师论道,不知疲倦。

下课时,我想舒展一下肢体,不小心碰到了身后一个同学,赶紧道歉,那人“扑哧”一声笑了。再后来,后桌的他领着前桌的我,来到他的家乡。

是的,最先打动我的,就是“怀柔”这个名字。“……今夜,我盘膝而坐/以童真再次融入母亲的羊水/沐浴在月光下/我从《诗经》里捧出你的名字”。我曾这样倾诉对这山这水这人家的深爱。这里没有大都市的繁华和光怪陆离,与山水相依更多体味淡泊与宁静。

世上许多的人和事,偏偏就遇见这一个人,撞见那一桩事。俗家讲缘份,佛家讲因果。有些人和事总要在某一时刻让你遇见,此前,即使你刻意索求也未能如愿。正如首届中青年作家班设在怀柔红螺寺边自有道理,又何必去追究所以。

怀来诸神,柔安欣悦。“望京台”上合影留念、友好互动,“鬼谷庐”边品茗读诗、交流畅谈。紧张学习之余,与本土作家队伍互通有无,与地方文学创作基地沟通联络,知风土晓民情,接地气利实践,应该是一种有益尝试。

 

“作家要有把人生经验转化为文学的意识……”导师刘恒点醒之际,我打开自己的雷达,打开人生的搜索引擎。发现自己四十几年的生命历程与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变时代竟是如此吻合。经历即是见证,从僵化走向变革,从贫困到繁荣,从引进世界走向引领全球,走向开放的未来。我亲历个体或是集体凤凰涅盘式的自我蝶变。我在《丝路诗语》里表达了心声:“一粒粒种子,在一带一路上生根发芽/花开,一刻/一泓碧波 托起鸿雁凌空的巨翼/拍打 百神欢欣/文字,隔着梦的轻纱对话”。

托翁在《战争与和平》里说:“人类的智力不能掌握着一切整体现象之起因,但是期望发现这些起因的需求却萦绕在人的灵魂之中。”一个人的精神成长比成功更重要。

坐在这里,阳光透过窗帘洒在身上。让我再一次深呼吸这宁静的空气,再一次拥抱这心灵的净土,再一次放纵这火山迸发的情感。

不想控制我眼中滴落的泪水,多年以后,待到紫藤枝满,文誉天下。你我归来,仍是少年初心。

友情链接
北京市怀柔区文化馆-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怀柔区南大街20号 联系方式电话:69623370 京ICP备160548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