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怀柔文艺
我眼中的40年
2019/4/25 9:19:07  来源:区中医医院 王爱敏

   一滴水可以反映出太阳的光辉,一个地方可以体现一个国家的风貌。怀柔卫生事业的发展是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一个历史见证。

从1978到2018,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已从过去那个现代化的“迟到国”,变为现代化的“实践中心”;从世界的跟跑者,变为“让全世界仰望的‘北极星’”。在医疗卫生领域,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身为改革的同龄人,感受着变化,体验着幸福,享受着快乐。

记忆——我生在怀柔的一个小山村,在我的记忆里6岁那年生病了。高烧不退,嘴里满是溃疡,吃不下饭。一天晚上突然又烧起来了,吃了退烧药也不见体温下降。村里有个卫生所,离我家不算远。爸爸迅速地给我裹上一件大衣,背上我,直奔卫生所去了。在漆黑的晚上妈妈照着手电筒,爸爸背着我,焦急的心情感觉似乎路也变得漫长了!妈妈嘴里还一个劲地说着“快点,快点,再快点”。要是当时有车多好哇!可当时根本没有私家车,更别提打车叫救护车了,在当时全村也看不见几辆机动车啊!到了卫生所使劲地敲门。门开了,门缝中有灯光照射出来,村医认真仔细的为我听听、看看、最后打了一针退烧药回家了。告诉妈妈要是还不好赶紧去县城看看吧!别给孩子耽误了。我的脑海里只想着自己快点好吧!不让妈妈爸爸这么担心……这就是我童年村里就医的一个小片段。那时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得还没有这么快,交通也没有现在这么方便。村里看病的责任都在村医身上。

幸福——在我16岁那年,我考入了卫校,也就意味着我毕业后就是一位白衣天使了!高兴、兴奋,村里的乡亲们纷纷送来祝福。邻居大姑说着“学医好啊!治病救人的事”。1998年我在怀柔医院见习,我们干的最多的就是刷玻璃注射器。那会儿的注射器还不是一次性的,针头、针拴都需要浸泡、刷洗、消毒、灭菌。棉签是自己做的,纱布是用大块纱布一点一点剪成小块的,然后再灭菌。等我毕业分配到中医院的时候那些玻璃注射器已经退出历史的舞台,替代它的是崭新、洁净、方便的一次性注射器。当然一起退出的还有手工制作的棉签、纱布等等。我穿上洁白的大衣,带上象征着护士的燕尾帽,穿梭于病房间,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我对工作的热情护理好每一位患者,我的内心是幸福的!

快乐——在医院工作的我是快乐的。今年我已经38岁了,在护理战线上工作了整整18个年头。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怀柔的护理事业。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白班,夜班,没有节假日,没有陪伴家人的时间。可是这些都不算什么。人人都说学医艰苦,从医辛苦时,我说苦中有乐。当我们看到患者康复出院的那一刻,当我走在街上听着妈妈对孩子说“你出生时,还是王姨给你洗的澡呢”,走在怀柔的村村路路、田间地头,送医下乡上门服务时,我是快乐的。我没有辜负邻居大姑的嘱托,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回报给我的怀柔人民。

我经历了改革之初的就医不方便,父母焦急的眼神烙印在我的脑海里。初入医院简陋的病房,原始的操作方法,使我感触极深。到现在是门诊楼、住院楼林立,先进的医疗设备、现代的工作流程,让我感受到改革开放后家乡卫生事业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要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尽自己的一点微薄力,让怀柔的卫生事业继续前行!

友情链接
北京市怀柔区文化馆-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怀柔区南大街20号 联系方式电话:69623370 京ICP备16054863号